本文共1701字,快速阅读仅需4分钟。

有一种新的斗争方式出现了,它和阶级斗争很像,只由一种条件决定。

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历史名篇「宣言」中做了一个论断,说——迄今为止所有存在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。

大师就是大师,“马恩”在「宣言」里说的阶级划分是比较特殊的,非常有开创性。他们认为,阶级斗争的“阶级”和传统意义上的“社会阶层”无关,比如贵族与否,肤色黑白。

“是否掌握生产资料”,才是唯一的“阶级”判定条件。如果做个粗糙的总结,就是经济权力的高低,决定了阶级的差别。

这种阶级划分法的很精确,也很苛刻。

以至于连印度种姓制度这么泾渭分明的阶层划分,也有很多学者说这不是经济斗争,而是文化现象。

参照这种单一条件论的社会阶层划分法,我们发现,似乎一种新的斗争方式正在出现。

基于“它”的人群划分,和阶级斗争很像,和血统、人种,甚至经济地位等其他条件都没有关系。

这种人群划分法的唯一条件,就是对科学知识的认知。

我们可以将这种现象,定义为一种新的斗争方式,叫“认知斗争”,或者“知识斗争”。

举个例子来说,这两年气候反常已经成了一个全球共识,但是,什么导致了气候反常,就出现了一场“认知斗争”。

最近,康奈尔大学对将近 90,000 项气候研究进行了调查,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,99.9%的科学家,都认为是人类活动导致了近期的地球变暖,进而极端天气变化。

这些科学家有男有女,生活在不同区域,肤色也各不相同,经济地位更是千差万别。

但是,持有“人类活动影响气候变化”的看法,和这些外部因素都没有关系,只和科学认知有关。和阶级斗争一样,这是个单一条件决定论。

正面的观点是这样,那相反的观点呢?也是单一条件决定论。

可能有人怀疑,对于这样一个科学问题,所有科学家都相信的观点,难道还有不信吗?

有,还很多。

根据调研机构Pew Research Center 五年前的一项研究,只有 27% 的美国普通成年人相信气候危机是由人类活动造成的。

如果你觉得五年前的调研反映了不了民意,大家别忘了就在两年前,特朗普带队美国退出了《巴黎气候协定》。

Pew的研究还显示,当时有 30 名美国参议员和 109 名众议员“拒绝承认是人类导致了气候变化的科学证据。

美国差不多有100名参议院议员,和超过400名众议院议员,按照比例来看,持否定看法的人超过四分之一。

所以,这项认知和经济地位和社会权势都没有关系。

气候变化,只是全球“认知斗争”的一个缩影,还有大量的议题能体现出这种斗争。

比如疫苗问题。前两天最早警示疫情的比尔·盖茨出访英国,大量示威者聚集唐宁街,手持“反疫苗”标语,大喊“逮捕比尔·盖茨”。

再比如更神奇的地球形状问题。你会认为,都到2021年了,太空已经有两个空间站了,不会还有人不相信地球是圆的了吧。

不,有很多人不信,他们认为地球是平的。

其中一个知名的“地平说”信仰者,就有美国NBA篮球明星,布鲁克林篮网队的队员(就是阿里巴巴股东蔡崇信持有的球队)欧文。

2017年的时候,欧文在接受访谈的时候做了大致这样一番表态:你们都相信地球是圆的?但是其实地球是平的,只是有一些神秘组织暗中操作,让我们相信地球是圆的。

甚至,美国还有一个地平学会,多了不说,几千名会员也是有的。

按说,欧文也是有钱有地位的人了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有和航天员、宇航员们不同的认知。

因为“知识斗争”和其他因素无关,只和科学认知有关。

对了,欧文当然也没有注射任何一种新冠疫苗,并因此违反了当地防疫规定而被停赛了。

五百年前,相信“日心说”的布鲁诺上了火刑架;一百年,爱因斯坦这样的科学家到访一地,会造成万人空巷。

“认知斗争”的结局,会是哪一种?